當前位置:首頁
> 資訊中心 > 重點報道

電建物業武漢分公司張華斌:筑好復工社區“抗疫防線”

時間:2020-04-02 信息來源:中房報 作者:李紅梅 字號:[ ] 分享

春暖花開,新冠肺炎疫中城市武漢全面復工在即,但防疫工作仍不可放松。社區與物業形成的聯動防線是業主復工復產的重要安全防線。

“疫情發生以來,電建物業武漢分公司在漢上崗的有300余人,沒有一例在崗位上感染”。3月25日,電建物業武漢分公司支部書記、總經理張華斌在接受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采訪時介紹,電建地產在抗疫期間涌現出“火線入黨”的貼心管家張愛如、雷神山醫院的逆行“護航員”孫鼎華、“天使擺渡人”黃曉明、電建物業退役軍人熱血返崗、“逆行夫妻”李紅兵和梁蘭蘭等等,一線戰疫人的感人故事數不勝數。

這次場疫情防疫戰中,在社區中扮演重要角色的物業成為防線中的關注焦點。在武漢,以電建地產為代表的地產央企發揮了帶頭作用。黨建引領,在確保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,以“聯盟”之力穩住生產經營。

從春節至今,電建物業公司共有千余名員工值班留守,他們放棄與家人團聚的機會,不顧個人安危進行疫情阻擊戰,為電建物業5萬多戶業主筑起堅固的“抗疫防線”。

中國房地產報:身在疫中城市,你們在如何戰疫?

張華斌:我們是全國性的物業公司,服務業態有寫字樓、商業、住宅等。住宅面對的業主很多,我重點說說這塊。

疫情發生時臨近春節,物業有一部分人回家過春節了。還有換休的,當時在崗人數只有平時的三分之一。

我們當時主要做了這些工作:首先保障基礎服務,確保水電氣基礎設置正常運營,讓業主正常生活。其次大量的工作是消殺,除了業主家里,公共區域、公共道路、地下車庫、電梯、單位門口等,我們及時制定了標準和消殺頻次。比如電梯做到2小時消殺一次,地庫、園區4小時一次。第三是小區的封閉式管理,做好登記、測溫。春節期間,對一些探近訪友,外來車輛進行管控。第四是民生保障。封城后,外面也沒有賣菜的,我們組織了團購,通過微信、網絡制作一些小程序,小區業主有采購渠道、運輸能力的,與社區進行聯系,社區開證明,人、車輛通行。

還有一部分特殊人群。主要是指孤寡老人、獨居老人,他們不會用微信,基本生活成問題,還有醫護人員的家庭,家里有小孩、老人沒法照顧,我們實行一對一照顧。這一塊是愛心志愿者與物業一起提供服務。有一些重癥患者、慢性病,藥不夠要進行采買。當時多的要跑一二十個藥店才能買到。我們服務最小的小區也有上千戶,先保障特殊人群。

中國房地產報:你們當初物資供應怎么解決?

張華斌:物資保障是很大一個問題,最初是各自發動人脈,通過大家在單位、家里儲存的酒精、口罩等籌集供應。也聯系到有一些志愿者組織、紅十字協會,政府、物業管理行業協會等。主管部門發放一些物資,還有三分之一是業主對我們進行捐贈。

中國房地產報:武漢是疫情重癥地,你們如何應對業主的恐慌情緒?

張華斌:加強宣傳引導,主要是配合社會,疫情、政策來播報。我們制作了一些宣傳欄,電子信息屏,做一些安心和暖心的播報。比如怎么消殺,衛生怎么管控,讓大家安心。勸大家不要出門,生活必備品想盡一切辦法進行保障。

中國房地產報:在管理上,如何統籌安排?你們有何心得?

張華斌:疫情發生后,按上下級要求,電建股份公司、地產公司要求,成立防控工作小組,武漢分公司成立了指揮小組。物資保障小組、人員調配小組、消殺、民生保障小組,分公司核心管理人員以區域進行包干。通常一個人負責一到兩個小區。核心干部也取消了春節休假。在漢的員工全部投入到一線崗位。無論你是分公司的部門長,還經理,該拿掃把的拿掃把,該拿噴霧器拿噴霧器。一個單元得兩三個小時,每一層樓走到。

干部做到跟一線員工在一起,我們成立了黨員先鋒隊,黨員要站到最危險的崗位,比如門口崗位,要登記測溫。在做好自我防護的前提下,服務業主。

建立溝通機制,白天在現場做這些事,晚上七八點,進出入人員減少,大家要分班組、分項目,通過微信和相關軟件開會。每天搞完基本上都到十一二點。建議了物資調配的機制。

那個時候慢慢調整物資機制,人員調配機制、人員預防機制。有的人一天要工作16個小時左右。在疫情發生后,我們有政府發的中藥預防。分公司在漢上崗的有300人,沒有一例在崗位上感染。唯有一個照顧婆婆被感染,現在已治好出院。

中國房地產報:在崗零感染不容易,你們如何自我防護?

張華斌:我們中藥每天熬出來,分公司人員,每個人必須喝。

當時中藥有業主捐贈,其他城市的員工也寄來一些中藥,公司總部也籌了一些中藥寄過來。我們同時制定了一系列防護制度和標準,強調做好自我防護再服務別人是頭等大事。如防護區別了面客和不面客的,最緊張的時候只有一個口罩,后來逐漸規范。面客的同事要優先保障口罩、防護服、手套。面客每2小時用酒精進行一次消毒,每4小時,對負責衛生等人員等進行消殺。廚房分餐,平時買飯盒,送到各個崗位宿舍方面,盡最大程度把員工分到各個單間居住。我們出臺了崗位操作指引和制度。包括一些特殊的制度。如針對進出保安、做衛生的阿姨,要圖文并貌講清楚。

我認為疫情期間住宅防控所握三點:讓業主安心,宣傳到位。其次消殺和管控到位,另外站在業主角度想問題,服務盡量貼心,做好宣傳引導。

中國房地產報:在實際工作中遇到了哪些困難?你們如何解決?

張華斌:首先,前期物資采購 非常困難。最開始買口罩的時候, 我們買得早單價才一元多,后來變成四五元;第二方面困難是業主的 恐慌和員工恐慌帶來的管理難度,要幫助他們樹立信心,給員工統一 思想。特別是業主情緒的安撫,最開始醫院沒有調配支援武漢前,大 家都很恐慌;第三方面是用工緊 張。所有在漢的員工,有時候都支援不上,涉及交通、隔離相關問題, 有時候把A項目的員工安排到B項目支援都難。后來我們采取就近上班的人員調配,把分公司所有資源集中到一起。我們還推行“紅色物業”,讓志愿者發動愛心人士幫助小區做一些必要的事情,他們有時候還陪著我們一起站崗;第四方面困難是民生保障。后期大家在家里時間長了,需求多樣化了。因為保障人員不足,我們只能采取部分滿足。

中國房地產報:這次疫情,讓你們與業主的關系發生了什么變化?

張華斌:整體來看,物業和業主的關系黏性、互動增強了。其次,業主對物業依賴感增強了,關系比紅色物業更進一步。在關鍵的時候,還是要發動業主進行自治,與社區進行高度融合。

中國房地產報:你們還希望獲得哪方面的政策支持和幫助?

張華斌:希望在品牌和影響力上多做一些工作。民營企業是賺錢為主,我們最大的動力是業主對我們的認可,覺得自己做的事有價值了。

希望政府加強對物業管理的宣傳,這一次疫情感受特別深。業主面對的只是物業,社區不可能24小時在這。業主認為物業可以幫他解決所有的事情。希望政府可以做一些宣傳,明確哪些是物業的范籌。市場上有一些物業公司做得太不盡人意了,趁機在這個時候圖一些小利,團購加錢等不良現象。物業行業魚目混雜,要有機制淘汰這些不良物業。








【打印】 【關閉】
瀏覽次數:
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樱桃视频app污下载ios-樱桃大片软件-樱桃短视频在线